中國建筑裝飾協會官方網站
 當前位置: 首頁 >資訊 > 精英訪談 > 正文
中國建材董事長宋志平:“國進民退”的說法沒有依據,“國民共進”才是事實
來源:中國經濟周刊    時間:2018-01-09 10:16:48   [報告錯誤]  [收藏]  [打印]
  核心提示:宋志平:實際數據表明,民營企業發展得很快,民營經濟占國民經濟的比重已經超過60%。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,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也已經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狀態。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記者 姚冬琴|北京報道

CaCu-fyqincv4179709.jpg

《中國經濟周刊》首席攝影記者 肖翊 攝

  編輯:蔣莉莉

  (本文刊發于《中國經濟周刊》2018年第2期)

  “近幾年來,無論是學術界還是社會上,時而有人提‘國進民退’。近來,又有這樣的說法傳出,但實際數據表明,民營企業發展得很快,民營經濟占國民經濟的比重已經超過60%。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,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也已經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的狀態。”日前,中國建材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宋志平接受《中國經濟周刊》專訪時表示,“國進民退”的說法沒有依據,“國民共進”才是事實。

  國企和民企就像太極圖中的白魚和黑魚

  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最近有人認為,我國是不是出現了“國進民退”的現象,在您看來,這種擔心有必要嗎?

  宋志平:我認為,說“國進民退”沒有理論上的依據,也沒有實踐基礎,是一種比較偏頗的認識。這種說法會撕裂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之間的關系,對整個經濟發展不利,不應人為夸大矛盾。

  從理論上來說,現階段,我國堅持公有制為主體、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。毫不動搖地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,毫不動搖地鼓勵、支持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。應該說,改革開放40年,國有企業獲得了很大的發展,民營企業也獲得了很大的發展。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。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共同的發展,有力支持了我們國家的經濟建設,都是我們國家經濟的重要力量,是不可分割的,更不是對立的。

  在實踐中,國有企業離不開民營企業,民營企業承擔了大量國有企業的外包服務;民營企業也離不開國有企業,民營企業的大量服務,如電力供應,大多來源于國有企業。

  實際上,國有經濟與民營經濟有高度的互補性,雙方的合作是一種互利的經濟合作方式。我們看到,在發展中,國有企業在學習民營企業的市場拼搏精神;民營企業也在學習國有企業的規范管理,同時還受益于國有企業的科技研發所帶來的成果。以我所在的建材行業為例,全行業都在使用中國建材集團所研發的技術,比如新型干法水泥、浮法玻璃等行業領域。近年來,中國建材行業發展迅速,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,中國建材集團作為行業的龍頭,為民營企業的發展提供了大量的技術支持。

  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之間并不是互相排斥、非此即彼的關系,而是可以互相融合,通過交叉持股、混合所有制改革達到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”,就好像太極圖中的白魚和黑魚,這是中國人的智慧和能力。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“國民共進”目前體現在哪些方面?

  宋志平:國有企業通過上市公眾化,國有資本占有的比例越來越少;民營家族企業最終也要上市公眾化,最后殊途同歸,都會成為上市的公眾化公司,“國民共進”才是康莊大道。

  厲以寧先生曾寫過,“國退民進”和“國進民退”的紛爭定將成為過去。混合所有制的發展當然會有一個逐步完善的過程。在一定時間內,國有企業、混合所有制企業、民營企業將會三足鼎立,支撐著中國經濟,但各自所占GDP的比例將會有所增減,這是正常的。民營企業同樣要以開放的心態,積極參與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建設的過程。

  目前,有關政府部門正在加大混改力度,三批混改試點加起來一共50家,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正在逐步有序推進。未來,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不應該劃那么清晰的邊界。

  我們現在的問題是,中國的企業該怎樣聚集起來、怎樣提高競爭力,共同參與國際競爭。在參與國際競爭的過程中,國有企業與民營企業合作得也非常密切。有些民營企業,比較早地“走出去”,好比“探路人”,給國有企業提供了大量的信息;國有企業出海好比“航空母艦”,又帶動了大量的民營企業“走出去”。

  未來中國企業參與國際競爭,需要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精誠合作,這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。

  央企實力+民企活力=企業競爭力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一直以來,有人認為國有企業的迅速發展來源于“壟斷”“政策優惠”等,您對此怎么看?

  宋志平:社會上有一種想法,好像國有企業享盡了天時地利,實際上,國有企業成為市場主體之后,面臨和民營企業同樣的問題。比如,實體經濟中傳統的基礎原材料行業,大多是國有企業在做,遇到的困難也更多。相比民營企業,國有企業并不是想象中的有多少得天獨厚的條件。

  有人說銀行貸款主要支持了國有企業。我想說,銀行貸款主要看財務報表和信用。以前我在北新建材當廠長,那是純粹的國有企業,但經營不好的時候,銀行也不給提供貸款。所以,說銀行貸款主要支持國有企業,是不符合實際情況的。

  有些民營企業為什么貸款難,一是因為民營企業普遍規模較小;二是資本充裕度不夠,能夠提供的抵押物、信用不夠;三是有些民營企業在初創的過程中,信譽、規范度上做得不夠好。

  現在一些民營企業從銀行不容易貸到款,但是從國有企業接到外包活,拿到了預付款。資金從銀行流向國有企業,再通過國有企業流向民營企業。

  “大河有水小河滿,大河無水小河干。”可以說,中國國有企業的發展,帶動了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,支撐了中國經濟的發展。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有人認為近年來國有企業的并購重組,是一種“以大吃小”“國進民退”,您怎么看?

  宋志平:全球正在經歷第六次兼并重組潮,中國各個產業也走到了這個時間節點。當前的兼并重組在很多領域發生,有在國有企業發起的,也有在民營企業發起的。這是市場經濟的自然行為,和所有制沒有關系。

  當前,國有企業的定義也已經發生了不少變化,不能再用二三十年前的國有企業概念來闡述今天國有企業的情況。一方面,國有企業在兼并重組,但同時也在通過上市公司增發,國有資本在企業里的份額發生了變化。雖然國有資本本身在增值,但是也引入了大量的非公資本,是“國民共進”的過程。

  國有企業的市場化改革非常深刻,表面上看國有企業是國家擁有,但從國有企業的市場化程度來看,民營經濟、社會資本、個人投資者都已經成為國有企業的一部分,都在享受國有企業發展帶來的紅利。

  中國建材在重組過程中,把水泥企業30%的股份留給了民營企業。在中國建材上市公司的總股本中,國有股本占43%,其他的57%都是非公資本。今天來看,行業重組已經改變了過去競爭的思路,是從行業的健康發展、行業的共同利益出發,并照顧到方方面面進行的聯合和重組。用混合所有制的方式,實現了市場高度整合,減少了小散亂的局面,形成我國有充分競爭力的大型企業。

  我曾經提出一個公式:央企實力+民營企業活力=企業競爭力。央企有規范的管理、規模優勢、技術實力,民營企業有靈活性、激勵機制、企業家精神,二者相互融合,取長補短,可以形成企業強大的競爭力。

  《中國經濟周刊》:有一種觀點認為,國有企業應該從充分競爭領域全面退出,否則就是“與民爭利”,您怎么看?

  宋志平:很多人也問過我,為什么國有企業還要在充分競爭領域存在?這是由我們國家經濟需要強大的國有企業做支撐決定的,和歷史傳統、社會現實有關。

  我們強大的國有經濟,一方面來自社會稅收,另一方面也要靠國有資本的保值增值。國有資本要做強做優做大,一方面要向國有經濟的命脈流動,同時也要有盈利性的一面,在市場上取得良好的經濟效益。

  放眼全球,任何國家都有一定的國有經濟。例如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(GIC),就是代表新加坡政府在全球、在各領域投資并取得收益最大化。


關鍵詞: 中國建材 宋志平 國民共進
分享到:
[責任編輯:李二慶]
免責聲明:本站除了于正文特別標明中裝新網原創稿件的內容,其他均來自于網友投稿或互聯網,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內容未經本站證實,對本文全部或者部分文字、圖片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本站所發布圖片或文字內容若涉及版權問題,請及時聯系本站工作人員予以解決。QQ:2853295616 手機:15801363651。

相關文章

二八杠手法